平江天气,4410,珠穆朗玛峰-月光电影,精选影评,最佳评分,您的电影好伙伴

频道:国内时事 日期: 浏览:275

唐黄檗禅师与黄檗宗及对日禅宗文明之影响(二)

余 雷

三、隐元禅师与黄檗禅学之承继
从黄檗禅学思维的构成与老练言之,黄檗终身在闽、赣及皖南的宣城结下不解之缘。闽赣的两大黄檗山别离因其而“冠为祖庭”和“流誉江表”,而皖南的宣城则是其两部禅宗法要经刺史裴休编集并得以撒播千古的“思维源头”。黄檗在皖授学义玄后又回到江西黄檗山创光化院、延寿院、崇信寺等古寺院庙,并最终坐化江西黄檗山。然其禅学思维的传达和影响远远没有结束。从清顺治八年(1651年)刊行的福建《黄檗山志》来看,其记录了有黄檗正脉源流到隐元禅师的法系,其道统的传承如下:
黄檗希运——临济义玄——兴化存奖——慧顒——风穴延沼——省山省念——汾阳善昭——石霜楚圆——杨岐方会——白云守端——法演——圆悟克勤——虎丘绍隆——昙华——咸杰——先人——径山师范——雪岩祖钦——顶峰原妙——中锋明本——千岩元长——时蔚——瑰宝普持——慧旵——永慈——明瑄——本瑞——绝学聪明——笑岩德宝——正传——密云圆悟——隐元隆琦
黄檗宗通过30代的传承,尽管有扬有弃、有兴有废,传到隐元隆琦一代,却是黄檗禅宗文明上的一次大的转折点。
隐元隆琦,明万历二十年(1592年)出生于福建省福清县,俗姓陈,名隆琦。自幼的家贫培养了他坚忍不拔的意志和勇于进步的精力。六岁时,因父亲营生到江浙一带而杳无音讯,他便与母亲及弟弟妹妹相伴为生;九岁时,因家庭日子所迫而停学参加劳动。二十一岁那年,已为青年的他思父心切,遂于母亲和家人离别,一个人踏上了寻亲之路,他先后来到豫章、南京、宁波等地,却对父亲的踪影均查无成果。两年后,他来到了浙江普陀山(浙江省舟山岛),这里是释教圣地,见到树立的寺院、雄伟的佛殿修建,对饱尝日子沧桑、在贫穷中不断挣扎的他而言无疑产生了巨大的诱惑力。所以,他决计投靠空门、落发为僧,从此也开端了他的梵学生计。

明泰昌元年(1620年),隐元隆琦来到洪州黄檗山拜临济宗的鉴元禅师为师,并正式承受法戒,得法号“隐元”。不久,他又遍访游历许多名山大寺,拜学许多高僧大德。如其先到嘉兴兴善寺学习《法华经》、后又来到峡石山碧云寺学习《楞严经》。明天启四年(1624年)他又在金粟从密云园参悟禅宗法门,后又随密云大和尚重返黄檗山。此刻禅宗高僧费隐禅师也来到黄檗山,遂隐元又拜费隐为师,继续其禅宗法门的攻研。隐元的吃苦尽力及对佛法孜孜以求,使其造就日深,亦得禅宗大师们的欣赏。公元1631年,他便出任黄檗山西堂寺院主事。四年后,四十三岁的他取得印可(通晓本宗法门之证明),由此成为临济宗的正式传法者。可是这并没有满意隐元对佛法的进一步深研,他依旧云游各地,遍访其他高僧,谦虚请教,忠诚问道。很快他就在其时的禅宗门户中声名鹊起,终成一代高僧。
明崇祯十年(1637年)隐元在回到黄檗山今后,顶替了费隐禅师在黄檗山黄檗寺的法席职位。一向到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这七年间,他在黄檗山“尽心运营,阅藏说法,广纳众,重建珈蓝,扩大寺产,使得黄檗山相貌面目一新” ,不只对福建临济宗的开展奉献巨大,并且也因而他深受僧俗的敬仰,声名远播,逐渐成为一位影响远近的高僧。
可是崇祯十七年(1644年)三月,当隐元辞去黄檗山住持职位北上浙江之际,北方的北京却发生了惊天剧变。这一年的三月十九日,李自成攻陷北京城,崇祯皇帝自缢万岁山,四月,清朝戎行又破山海关势如破竹,并逐渐南下,树立大清帝国。可以阐明清易代的剧变,让隐元心里充满了伤感与无法。与同时代的明朝遗民相同,他相同怀念自己的大明故国。从前史上来看,尽管明朝覆亡了,可是明朝的遗民所组成起来的南明政权仍然在闽浙区域与清廷对立,隐元的弘法活动也只能限制在闽浙区域。
南明永历八年(1654年)在隐元的人生中是一个严重的转折点。这一年,他承受到日本长崎唐人寺院福济寺的约请,东渡日本,开端了其人生的海外弘法,直到他于1673年圆寂在日本京都的黄檗山。其实早在1651年之际,其时明朝的蕴谦大和尚在日本福济寺弘法之时,就曾在日本大力宣传了隐元的积德行善,并将隐元在我国的梵学作品也先一步传到了日本,在日本禅林中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后来,日本长崎的一些和尚还曾特意企图来到我国约请隐元到日弘法,仅仅天有不测风云,所派来的和尚在海上遭受危险罹难。尔后的三年,长崎的兴福寺,福济寺、崇福寺一向没有中止过对隐元的拜请。直到1654年,日本先后四次的邀总算感动了六十三岁的隐元禅师,让他决意东渡日本。1654年的五月十日,隐元脱离福建黄檗山,搭船于七月五日抵达日本长崎,并入住在长崎的福禅寺,从此也掀开了黄檗禅宗在日本释教史之新的一页。

从史实上来看,隐元禅师抵达日本之后,深受日本自上而下的欢迎。在日本,无论是幕府将军,仍是释教信徒,对隐元的到来和弘法工作极为支撑。1655年,隐元入住大阪普门寺弘法;1658年,日本幕府将军第四代德川家岗在京都府宇治敕地专门为隐元禅师制作寺庙,且此寺庙的制作由隐元及其从我国所带去的弟子一起参加,修建风格彻底与福建黄檗山万福寺相同,并由隐元亲题“黄檗山万福寺”匾额悬挂寺门中心。后世,日自己更是将本来的宇治妙高山改为“黄檗山”,万福寺地点之地亦称为“黄檗” 。可见,隐元在日本的影响,以及日本信众对一代高僧和黄檗宗的敬仰之心。
四、我国黄檗禅与日本黄檗宗
日本黄檗宗的建立,与隐元禅师有着亲近的联系,也同黄檗禅有着很大的相关。事实上,从黄檗宗其名其实上而言,日本的黄檗宗应始于我国的黄檗禅,并且“黄檗主旨便是临济主旨 。无论是明朝的隐元隆琦禅师在福建的黄檗山弘法利生仍是其在日本的黄檗山声名之著,皆与唐代黄檗希运禅师和黄檗山的声名之显,同出一脉。其间这既有外缘,亦有内因。
一、唐代的黄檗终身与闽赣及安徽的宣城结下了不解之缘。其间,更甚者归于江西黄檗山。唐代的黄檗希运落发于福建黄檗山,却得禅法于洪州(江西)禅之百丈怀海禅师,后至江西宜丰灵鹫山弘法之时,怀念故土,遂将灵鹫山更名为黄檗山。而明请之际的隐元隆琦禅师东渡到日本进行海外弘法,也是出于对故国的怀念,不只将福建的黄檗山移植到日本,还将我国的僧家日子风俗也带到日本,无疑是在日本修建了一座唐人寺庙。成为中日之间释教文明沟通和开展的重要华章之一。
二、明朝的隐元隆琦出生于福建福清县。与唐代的黄檗希运有着同乡的联系。尽管时代相隔长远,但在文明的传承和影响上耳濡目染。且隐元在福建黄檗山得临济禅杨岐派法门。如果说黄檗希运在我国禅宗史上的位置是创建了黄檗禅学的话,那么临济宗则为其后来的开展和连续。因而,隐元隆琦禅师则为黄檗禅学的再传弟子。更何况于隐元还在福建黄檗山担任住持,进一步地将福建黄檗山建设成为了一个有必定影响力、代表性的禅宗道场和当之无愧、众所周知的黄檗祖庭。为其后来在日本建立黄檗宗埋下伏笔。日本“京都黄檗山具有激烈的明朝颜色,并继续坚持,恰似日本国中的别一六合”。
三、在佛法内部,日本的黄檗总无论是禅风思维、戒律清规、法度仪轨、教团安排、森林准则等方面皆有出自于唐朝黄檗希运禅法要旨。隐元及其弟子把明末我国的临济宗禅净兼修传到日本,又仿《百丈清规》拟定出《黄檗清规》,发起严厉的戒律,设三坛戒会,制禅林清规,以此来标准日本和尚的日常行仪。使得日本禅林的颓丧之势突然改观。使得黄檗宗在日本禅宗门户中成为有影响力的宗派之一,在日本释教文明史上也具有了重要的影响。

中日两国在释教文明的沟通上有着极端深远的前史和深沉的根由。禅释教作为世界性的宗教之一,无论是对我国文明仍是日本文明都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国的黄檗禅在由黄檗希运创建今后,通过弥久的传承,并衍生出日本的黄檗禅宗文明,足可阐明是中日释教文明沟通的前史见证。也是中日文明沟通史上最光辉的一章。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在我国和日本之间的黄檗禅宗文明,不只同天,并且同名同俗,同文同义,禅教血脉相连。
(作者系宣城市前史文明研究会理事)

声明: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