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事考试网,雪佛兰赛欧,九州海上牧云记-月光电影,精选影评,最佳评分,您的电影好伙伴

频道:新闻世界 日期: 浏览:300

要有武松打虎的精力

在《水浒传》中,武松打虎的故事,最为我国人所津津有味。

毛泽东也非常敬服《水浒传》中的打虎英豪武松,欣赏武松大无畏的精力和英豪豪举。但他却更深化地考虑这个故事,把武松打虎看作一种英豪气概,一种勇于奋斗的精力,他常常用这个故事启示干部。

毛泽东以为,我国共产党人,共产党领导的革新戎行,应该有一种武松打虎的英豪气概。在长征路上,毛泽东夸奖战将许世友“不愧是当之无愧的打虎英豪”,敢打“国民党这只虎”!他常常称誉勇敢的赤军兵士,个个都是武松那样的打虎英豪。

另一方面,毛泽东也对武松打的“虎”进行剖析。在《论公民民主专政》一文中,毛泽东把反动派比做吃人的野兽。他劝诫人们,在野兽面前“不可以表明一点点的怯弱”。他用《水浒传》中武松与虎的联系,批注这样一个道理:公民和敌人,是冰炭不洽、势不两立的,你不消除敌人,敌人就要消除你。革新者要抛弃梦想,不与反动派让步。

在向来研讨《水浒传》的人中,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把目光投放到被武松打死的山君身上,从这个野兽身上发现什么道理。毛泽东以他独特的眼光,对这只山君作了一番剖析。他把山君这个野兽的赋性同反动派的反革新赋性联系起来,把武松与公民联系起来,把革新道理讲得生动易懂。

要学石秀的拼命精力

新我国建立后,有这样一句盛行的话:“革新加拼命,拼命干革新。”这句话反映了其时的年代风貌和人们的精力境界。

毛泽东特别欣赏这句话,他屡次讲过,人总是要有一种精力的。在毛泽东发起的精力中,就有干事业的一种拼命精力。毛泽东发起这种精力,并用他所了解的《水浒传》中石秀的比如向干部们讲这个道理。

1957年3月在南京党员干部会议上,他召唤全党同志要有一种拼命精力,参与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他说:“咱们要坚持曩昔革新战役时期的那么一股劲,那么一股革新热心,那么一种拼命精力,把革新作业做究竟。什么叫拼命?《水浒传》上有那么一位,叫拼命三郎石秀,就是那个‘拼命’。咱们早年干革新,就是有一种拼命精力。”

原本,《水浒传》中的石秀,并不是梁山好汉中特别杰出的英豪,但书中在记叙石秀时,重笔描绘了其在关键时刻不怕死,勇于放弃性命去奋斗的形象。石秀这个《水浒传》中并不显赫的人物形象,被毛泽东抓住了特色:拼命精力。毛泽东对这样一种精力资料,进行提炼、提高,企图将它熔铸成共产党人的革新灵魂。

从“林冲棒打洪教头”里学“以弱胜强”

毛泽东读《水浒传》,不是泛泛而读。他每次阅览这部书,都长于对书中故事进行深度发掘。《水浒传》第九回,有一段林冲在柴进家,与功夫教师洪教头交锋的描绘。

柴进心中只需林冲把出本事来,成心将银子丢在地下。洪教头深怪林冲来,又要争这个大银子,又怕输了锐气,把棒来尽心使个旗鼓,吐个门户,唤做把火烧天势。林冲想道:“柴大官人心里只需我赢他。”也横着棒,使个门户,吐个势,唤做拨草寻蛇势。洪教头喝一声:“来,来,来!”便使棒盖将入来。林冲一退,洪教头赶入一步,提起棒,又复一棒下来。林冲看他脚步已乱了,便把棒从地下一跳,洪教头措手不及,就那一跳里,和身一转,那棒直扫着洪教头臁儿骨上,撇了棒扑地倒了。柴进大喜,叫快将酒来把盏。世人一齐大笑。洪教头那里挣扎起来。众庄客一头笑着,扶了洪教头,羞颜满面,自投庄外去了。

毛泽东读这段故事,从中悟出的道理非常深入和独特。他依此启示党和戎行的干部——在奋斗中,要讲究战略。特别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咱们有必要先进行战略退避,从退避中发现敌人的缺点,从而打败敌人。

谁人不知,两个拳师对垒,聪明的拳师往往让步一步,而蠢人则八面威风,迎头就使出全部身手,成果却往往被让步者打倒。毛泽东的话,生动而又风趣,让干部和兵士们一听就懂,而且简单记得住,得以在战役实践中加以运用。

要学宋江长于查询研讨

毛泽东在终身实践中,特别强调共产党人要重视查询研讨,他是把查询研讨、脚踏实地作为共产党员的一门根本功课来看待的。他叙述查询研讨、脚踏实地这一道理时,用的却是《水浒传》中宋江三打祝家庄的比如。1937年8月毛泽东在他所写的《矛盾论》中写上了这样一段话:

“孙子论军事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说的是作战的两边。唐朝人魏徵说过:‘兼听则明,偏听则暗。’也懂得片面性不对。可是咱们的同志看问题,往往带片面性,这样的人就往往碰钉子。《水浒传》 中宋江三打祝家庄,两次都因情况不明,办法不对,打了败仗。后来改变办法,从查询景象下手,所以了解了盘陀路,拆散了李家庄、扈家庄和祝家庄的联盟,而且安置了藏在敌人营盘里的伏兵,用了和外国故事中所说木马计相像的办法,第三次就打了胜仗。《水浒传》 上有许多唯物辩证法的案例,这个三打祝家庄,算是最好的一个。”

毛泽东用《水浒传》中这个故事,告知共产党员,要从查询研讨下手,才干解决问题。三打祝家庄终究可以成功,仍是得益于宋江终究可以采纳正确的办法。

1945年2月,《三打祝家庄》 在延安公演,毛泽东看后讲了这样的话:“三打祝家庄,为什么要三次?我看宋江这个人有头脑,就事慎重,前两次是打听,后一次才是真打。咱们干革新,就要学宋江,要慎重。”之后又给剧院写了一封信:“我看了你们的戏,觉得很好,很有教育含义。”

不妥李逵式的官长

《水浒传》中的李逵,朴素、豪爽、深恶痛绝,但性格过于莽撞,杀人过多。《水浒传》中江州劫法场救宋江一节,描绘梁山出动大批人马劫法场时,李逵滥杀了许多无辜大众。

李逵这个人骁勇无敌,孝顺母亲,狗仗人势,对宋江赤胆忠心,凡此种种,在我国人的心目中是非常惹人喜欢的,因此大部分读者在读《水浒传》时,都不太会留意李逵视如草芥的情节。可是鲁迅则与一般读者不同,他逾越那个年代一般我国人的价值观,对李逵的视如草芥非常不满,他曾写道“李逵劫法场时,抡起板斧来排头砍去,而所砍的是看客。”

毛泽东是附和鲁迅的观点的。尽管毛泽东并未对李逵有更多的降低,但关于他不分青红皂白乱杀人,是持批判态度的。

毛泽东早在江西革新根据地的时分就发现,赤军游击队里有些干部不留意了解其时的社会情况,往往脱离实践情况去估计政治形势、辅导作业,关于犯过错的同志则一概狠整,因此呈现了许多问题和过错。毛泽东批判这种人是“李逵式的官长”,他以为,脱离实践查询就会发生唯心的阶层估计和唯心的作业辅导,那么,它的成果,不是机会主义,就是盲动主义。

(选自《毛泽东读古典名著》,当代我国出版社)

(来历:解放日报 作者:完颜亮)

热门
最新
推荐
标签